第三期: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不曾属于中国

Hoàng Lan
打印

为反驳中国外交部和中国学者的观点,长期以来,陈公轴博士和越南学者精心研究了相关资料。资料中已经明确指出中国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主权的宣称违背了中国书籍记载的事实。

你说那个地方是你的,你是否去管理过?

该国的许多资料表明,中国领土的最南端是海南岛。这一事实在琼州府志和1731年出版的广东通志都记载得很清楚。1894年出版的皇朝一统舆地全图也标注同样的位置。此外,1906年出版的中国地理学教程的第241页明确记载:“中国领土南端位于北纬18o13’ 的琼州岛(既海南岛)涯州海岸”。

越南中国古史和古地图研究专家范黄军表示:“中国从汉代到清代,各朝代的正史书籍都编有地理志内容,但不曾记载中国与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有关的信息。这表明,中国不曾把这两个群岛当作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有关中国史书中的地理志篇均确认中国行政单位止于琼州府(即海南岛)”。

陈博士分享了原法国民主律师协会主席、原欧洲律师协会主席、法国Paris VII Denis Diderot大学法律和政治学教授Monique Chemillier Gendreau女士的看法,她认为:中国人很久以前就知道东海有些岛礁,但这不意味着中国是发现、开拓、管理这些岛屿的第一个国家,因为仅仅是“知道”的就没有足够的法理依据来肯定中国的主权。

陈博士强调,尊重公理的中国人对中国所谓历史性主权也提出了异议。中国学者李令华曾经以抱朴仙人为笔名批评中方的观点,他强调:“我们喜欢说一句话,叫做自古以来就如此,有时高兴起来,还要加上“神圣”两个字,这就是所谓历史性证据。可是这些证据,对现代国际法就越来越不起作用了。真正有说服力的证据,就是实际管理。你说那个地方是你的,你是否真正去管理过?那里的人是否顺从你的管理?是否没人对你有意见?这些问题的答案如果都是“是”的话,你就有把握。不过,对南沙(即越南长沙群岛),我们中国没有“是”的答案”。

学者李令华所提出的疑问肯定让中国领导人痛心疾首。

没人能改变事实

越南是如何证明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拥有主权的?越南的证据是否符合国际法律的规定?

陈博士表示:“越南是黄沙和长沙群岛的真正主人。越南行使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的主权是按照实际占有原则。越南已正式声明:在十七世纪以前,越南国家已经成为历史上占有并行使对无主之地的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主权的第一个国家。越南占有和行使主权的行为是正确的、不间断、和平、明确的事实。越南拥有充分的法理依据和历史证据来维护自己合法的主权,满足国际法中实际占有原则的各项规定”。

陈博士还肯定:“越南封建政权从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末,经过3个朝代,以大越国的资格占有和行使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的主权。

在阮主时期的大越国,为了管理黄沙群岛,阮主成立了黄沙队,该组织对黄沙群岛进行了不间断且和平的管理活动。该队伍后来结合北海队,在连续阮朝七代的指导下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进行管理。

西山王朝时期的大越国,从1771至1801年期间不管是在大陆还是在东海上,战争频繁发生。但阮主、郑主和西山王都对自己领土做好各方面的管辖。1773年起,西山王占领了归仁港,后进军广南,平山和广义,控制了黄沙队出海基地的沙旗港和Cù lao Ré港。

1775年,广义省平山县安永乡Cù lao Ré坊向朝廷上交了恢复黄沙队和桂乡队正常活动的申请书。1778年,阮岳称帝,继续派遣官兵赴黄沙群岛执行管辖任务。

阮朝时期的越南国家继续派遣黄沙队和北海队赴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进行开发和管理。1803年7月,嘉隆王封武文富为沙旗海口守御,招募外乡人建立黄沙队(大南实录第12卷)。1815年,嘉隆王下令派遣范光影带领黄沙队到黄沙岛探测航道(大南实录正编)

到明命时期,航道探测任务被交付于水军。1833年,1834年,1836年,明命帝派人赴黄沙群岛建立主权碑、进行海测和绘制地图。

陈公轴博士肯定,从阮主时期到阮朝时期,黄沙队和北海队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进行不间断的国家管理工作。这些活动在国家古书籍均有明确地记载,如保存在国家文库中的阮朝朱版等文献中均可查询。

据陈博士的分析,在那历史时期,越南对黄沙进行了行政单位的划分工作。这一事实为证明越南封建王朝曾经进行实际有效地管理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提供富有说服力的证据。在阮主时期,黄沙隶属于广南(有广义的说法),广南有一段时间是个府级,有时是个镇级的行政单位。
(未完待续)

来源:《人民军队》

 


Newer news items:
Older news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