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下一任总统期间的东海问题

Hoàng Lan
打印

依菲律宾的宪法,总统扮演着对外政策中的总建筑师角色。不仅在地区层面上而且在全球层面上,东海问题的复杂性与敏感性要求菲律宾下一任总统必须对其运用十分巧妙而慎重的接近法。

2013年1月,菲律宾开始就有关东海的领土和领海争端向国际仲裁法庭提交对中国的起诉。这被视为改变了长期以来关于东海争端问题十分大胆的步骤。该决定就是在中国的陆续过激而挑衅的动态之后得以实现的。其中包括2012年4月中菲双方在Scarborough Reef(中国称作黄岩岛)发生的紧张关系。这事情已经升级到1994年Đá Vành Khăn(中国称作美济礁)事件以来的最高程度。

2015年10月常设仲裁法庭已经就裁判权和承认等做出判决,而大部分支持菲律宾。该判决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附件VII,此外中国的缺席并非使法庭失去权限。法庭也提出了判决:菲律宾的起诉并非滥用任何过程,而且第三方的缺席也无法使法庭失去权限。法庭称,在菲律宾所提交的14个项目中,其具有抽查7个项目的权限。法庭在2015年11月做出审理结论,并将在2016年就该案件的剩下问题做出判决。

由于领土与领海争端问题只是对外政策中较小的一部分,在各种国家争论中也没有特别凸显的问题,所以这问题目前几乎不是成为总统的希望之中心,并非让人吃惊。然而,东海的复杂性和敏感性要求菲律宾下一任总统必须对其是有十分巧妙而慎重的接近法。那么就这问题而言,菲律宾的政策在新一任总统时期是否会改变?

Aquino政权目前的政策可能在Mar Roxas或Grace Poe等候选人的时期得以维持,以追求目前堪称具有战略性的、有效的而具有决定性的法律行动。如果带有目前政权各种标准的Roxas,提及争端问题时延续Aquino的反中之强硬立场尽量利用既有的国际法律基础,那也并非让人吃惊。他意识到菲律宾面对中国优越强大的军事实力应有各种限制性的选择,其本来使外交和法律等选择变成合理及具有可行性,以能够限制中国在东海的非法占据。独立候选人Grace Poe也支持对中国的起诉,但是想要拥有多边外交性质的接近法,其中包含争取地区内的国家,同时鼓励并尊重中菲之间在其他方面的关系,特别是贸易关系。

基本上Poe的政策方向将继续目前的政策;一边促进此起诉,另一边提高国防能力,如巩固菲律宾海上保安力量和海军,让这些力量能够维护国家利益。当任副总统、对立候选人Jejomar Binay则强烈谴责Aquino政权对中国的起诉。因此,Jejomar Binay政权下与中国在东海上的对外政策可能会有很大的转向。Jejomar Binay主张与中国进行联营,以探索并开发东海里的资源,且选择与北京进行双边对话,优先该国作为贸易伙伴的经济实力和重要性。这与棉兰老岛(Mindanao )的Davao 市市长Rodrigo Duterte候选人的观点相同。他也一直想要在减少正式性而不对头的基础上与中国进行双边谈判。

最后一位候选人,Miriam Defensor-Santiago参议员,是一位被认为具有较高的法律专长之认可,具反对中国侵入菲律宾海域,反对中国在东海上各岛礁建设的强烈之观点。她也是在海牙对中国的起诉中之协助者。然而,就其他问题而言,她的观点反映着具有争议性的行事,有时候出乎意料之外,因此她一直对Aquino总统的政权表示强烈的异议。常设仲裁法庭对菲律宾针对中国的起诉进行判决的时间预计于2016年中期,这可堪称非顺利不可。许多人判断最后的判决将支持菲律宾。如果这状况发生,本区域必须为更加紧张的争端,并为中国会“拉筋”加强军事和经济从而引起冲突而做好准备。世界的另外一部分,特别是菲律宾,须调整自己的战略。当然中国的反应与此后对判决的行事将是超强地位的北京既定的时刻。

依菲律宾宪法,总统扮演着对外政策中的总建筑师的角色,这非常重要。菲律宾的新任总统将要为确保国家能穿越极其复杂的领土与领海争端承担巨大的负担。针对中国的起诉,不仅提高菲律宾的国际地位,而且也提高了对东海的其他声索国、区域内及更远的国家的地位。世界的另一半正紧紧地追随马尼拉的领导轮替,因为尽管菲律宾的选民能否认识到这一点,继续或改变在东海上与中国相关的对外政策和外交,将依附于2016年5月马拉坎南宫的主人。

作者为Lowell Bautista ,他是卧龙岗大学的教授并是国家安全与资源研究中心的研究者。本文首次于2016225 日在The Interpreter杂志登上。


Newer news items:
Older news it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