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虚构记忆病症

打印

所有中国人都被错误地教育为正中国是发现与名为在东海的各个岛屿。亚洲各国对中国在东海的图谋深表担忧。在该地区,中国放弃了“和平崛起”政策而追求“炮舰外交”政策。中国海警力量武装舰船主动撞击越南海上执法船只,封锁菲律宾在海上的前哨位置,阻挡马来西亚的油气勘探活动,威胁印度尼西亚海上执行维护国家渔场任务船只等等。

亚洲各国对中国在东海的图谋深表担忧。在该地区,中国放弃了“和平崛起”政策而追求“炮舰外交”政策。中国海警力量武装舰船主动撞击越南海上执法船只,封锁菲律宾在海上的前哨位置,阻挡马来西亚的油气勘探活动,威胁印度尼西亚海上执行维护国家渔场任务船只等等。反应着中国的行动,某些国家都正在加强准备武器,同时也改善与对中国的行动表示担忧的其他政府- - - 主要是美国,与此同时还有日本、韩国、印度和澳大利亚- - - 的军事关系。

引致上述情况的根源就是中国声称对东海的80%面积拥有所谓的“不可争辩的历史性主权”的无理要求:他的要求海域是从香港港口到离1500公里的婆罗洲海岸(Borneo)。这里的问题是没有任何准确证据支撑中国上诉要求。然而,就是中国的这一“虚构”正在威胁亚洲的和平与安全,并给中国与美国带来一个对头舞台,加上,其后果会影响到全球。很难可以想象,该激烈对头形式根源都出发从不能生活的石头争论。
东海上共有两个主要群岛,其中,真正的岛较少,而大部分是珊瑚礁、沙滩和礁等地理结构。在东海北部存在中国与越南的黄沙群岛争端。在东海的南部,包过中国、越南、马来西亚、文莱、菲律宾国家对有面积更大的长沙群岛拥有要求。其大部分岛屿都有英文名字,一般以船名或绘制这些岛礁地图的水手名字为名。比如:越南长沙群岛(英文名字为Spratly)是1843年一艘猎鲸船船长的名字Richard Spratly所发现的;越南长沙群岛曲角石(越南名字为Đá Khúc Giác,英文名字为Iroquois Reef)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在该海域开展考察活动的HMS Iroquois船的船名等等。。。

当中国政府的专责委员会于1935年首次为诸岛取中文名时,他们做的只是把诸岛的原有英文名字翻译成中文或作拼音。比如说,中国把越南黄沙群岛海参滩(越南名字为Bãi Hải Sâm,英文名字为Antelope Reef)叫做“羚羊礁” (羚羊礁是Antelope的中文名字翻译), 把越南的长沙群岛英文名字为North Danger Reef叫做“北险” (Beixian – 意思是北方的风险),把越南长沙群岛的长沙岛(英文名字是Spratly Island)拼音为“斯巴拉脱” (Si - la - ba – tuo是英文拼音的)等等。中国政府的专责委员会只要复印这些地图,其中包括标示错位。诸岛名字以后还被多次更改。比如:Scarborough是1748年以一艘英国船的船名取名,中国于1935年将其音译为“斯格巴罗”,然后中华民国政府于1947年改名为“民主礁”(英文名字为Democracy Reef),198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又改名为如今的“黄岩岛” (意思是黄金的岩岛)–  改名字在政治上不太敏感的。
如今,中国每一次为自己在东海所谓“不可争议”的主权作出官方辩解时都以“中国人最先发现南沙群岛(越南长沙群岛)并为其取名”的言论为开头。实际上,中国人所做的只是从英国人的英文名字抄下来。连“南沙”(意思是说“南方的沙滩”)在中国历代政府印发的地图上也不是固定的地名。1935年,“南沙”这个名字被用来描写浅海地区,其英文名字为Macclesfield Bank(英国一艘船的船)。直到1947年,在中国地图上,“南沙”这个名字被转移南边,标为“南沙群岛”(越南的长沙群岛)。

如果仔细地分析各个中国提出的证据将用了多少页书,但是可以说,十世纪前,没有什么考古证据表示有任何中国船只往来东海海域。到那个时间,贸易活动和探险活动都由马来西亚、印度和阿拉伯国家船只的人员进行的。某些船只有时候可以运载中国人。各个游行都提出到中国“太监海军上将”,集中有郑和(Zheng He)的游行。他的游行延长到1430 年(大概30年)。从此以来, 虽然中国商人和中国渔民还往来东海,但是,中国政府官员一次也不探访东海直到第二世界战争低时英国与美国送给中华民国船只的。
1946年12月12日之前,没有任何中国政府官员踏上长沙群岛的任何岛屿,那时候,英国和法国都对此海域诸岛要求主权。几十年前,1909年6月6日,在两位德国船长的的引路下,中国一个省级代表团感到黄沙群岛进行当天视察。可以说中国的国际争论都根据一点点证据的。这就是从各个独立研究的历史全景图片。但是,跟大部分任何中国人说到该问题时,他们都表示不太相信。从学校到外交机构,中国人都相信中国对东海拥有不可争端的主权,这是确实的实际。不可能解释,为什么中国人可以根据不可靠的依据而相信中国对东海拥有主权?

 

从此以来,中国各位地理家开始绘制各张地图,向中国民众家烧世界帝国主义国家如何争夺中国领土。这些地图体现出中国的所谓“合法领土”包括全部曾为中华皇帝朝贡的所有邻国,其覆盖朝鲜半岛、俄罗斯一些广阔领土地区、中亚、喜马拉雅山脉(Himalayas)和东南亚地区的许多区域等。这些地图上出现一些直线体现出以前广阔的中华帝国和今日大程度错小的中国的对立。更糟糕的是,中国政府的一个专责委员会将东海诸岛改名后,中国地图上的直线之一改为圆形线,叫做“U”字形线或者“牛舌线”,其范围覆盖了东海面积的80%,东海诸岛也在其范围内。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因错误理解东南亚历史而形成的中国地图又称为中国目前对东海地区提出主权诉求的依据。

实际上,中国在过去已被外国侵犯与统治,中国是从满清王朝和然后的内战而崛起的,但是中国现在的记忆好像与在过去发生的事完全不一样。参观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复兴路”展览会的大部分参观者都可以知道旨在合法化中国共产党的,记忆病症是重要的成分并认为:正是中国共产党在过去已经保卫国家。

半个20世纪,自给中国共产党的“正式历史”(与实际上的历史完全不一样)就是由民族主义的学者和在政府委员会学者造成的。那么,东海的争端成为复杂与危险正是因为他们而不是因为据民族主义团体在街上进行抗议活动。

在东海争端,各方都不要启动公开的争端,但是,各方也不要减少自己。的主权声索。有一些中国官方已不正式承认中国“U型线”的要求是缺法力依据的。但是他们也承认为了政治目的,中国不能改变该主权要求。那怎么才可以说服中国人民对东海历史有正确的观点。答案可以在于台湾。在台湾,他们对中国历史问题进行讨论的机会比中国大陆比较随便。在台湾,有一些学者对20世纪的历史进行研究。台湾也保存中华民国的“九段线”资料,台湾政府也是第一政府绘制“九段线”地图。如果对“U型线”绘制成的过程进行检查,很可能说服人民“U型线”是没有法力依据,那么记忆的病症可以改变。

毋庸多言,忠实看待历史就是开创亚洲未来和平的钥匙。

作者是比尔海顿Bill Hayton)。他的东海与亚洲权利争端The South China Sea and 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Asia)将于20149月由Yale大学出版社出版。


Newer news items:
Older news items: